台 灣 之 光 - 第六輯 山高人為峰

這不是虛構的故事,而是真真切切的事實。榮獲美國《時代》周刊2010年亞洲慈善英雄榜、全球最具影響力百人榜的陳樹菊,和榮獲2012年《富比士》《福布斯》雜誌亞洲慈善榜的趙文正。這兩位慈善大家、台灣之光,都是目前台灣家喻戶曉的國民偶像。一位是菜販,一位是清潔工。


家住台東縣以賣菜為生的陳樹菊(人稱:阿桑),今年62歲,她一把蔥一把菜地20年來共捐出近2000萬元救助弱勢。家住台中68歲的清潔工趙文正,33年來靠清潔和拾荒,捐款逾400萬元,認養國內外貧童。這兩位最底層、最平凡、最無私、最善良的英雄人物,真正是做到了范仲淹先生說的:“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”。


1950年出生的阿桑,身高只有150公分,臉上濃縮著中國傳統女人的寬厚和善良。她早年喪母,自己便姐代母職,照顧起七個兄弟姐妹,並幫助父親賣菜貼補家用,這一賣就是48年。


促使她決意進行慈善捐助的是18歲那年,弟弟生了重病,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,後來善心人士發起了捐款,不幸的是弟弟仍不敵病魔而離世。弟弟雖然走了,但阿桑卻念念不忘這一路救助他們的愛心人士,於是發願自己:有能力時一生永誌行善。


這是一顆謙卑而感恩的心,從此種下助人的善根。


有了這樣的信念,這位“阿信”式的菜販,每天凌晨三點就起床開始進貨,不管寒天烈日,還是腰酸背痛,單靠自己一雙單薄的雙手,一點一點地日積月累,賺的錢全部拿出來做了公益:為母校蓋了圖書館,援助了孤兒院,贊助了貧窮群體。而她對自己卻相當節儉,每天的生活費不到100元,常常一碗素面就是一餐,省吃儉用,生活清苦。數十年的捐獻,近2000萬的善款,連叱吒風雲的大老闆都自嘆不如。阿桑卻說:“工作是辛苦的,捐錢是嚴肅的,只有把錢捐出來的時候,才是非常開心的時候。”


獨身的阿桑從不張揚,為人低調謙卑。當她被選上亞洲慈善英雄要去美國領獎時,她以耽誤賣菜為由一度拒絕。但馬英九認為她是“台灣愛心軟實力的真正英雄”,有意動用政府的資費資助她赴美領獎。後經台東縣長花費1小時才勸說同意,給她辦理了人生第一本護照。出國前馬英九安排和她見面,她雙手交握,只坐沙發的一個邊角。當馬英九用台語問候“看到你的故事很感動,因為你的善行,讓世界看到台灣,你去美國領獎,為台灣爭光”時,她卻緊張地一直彎腰點頭,將“歹勢”、“謝謝”掛在嘴邊,並直言:“我是認為沒什麼,這樣子很多人(看我),我很不自在。”


一般人在得與失之間,往往為了“熊掌”而捨棄“魚”,而這位滌盡塵俗的菜販陳樹菊,卻把所有的“熊掌”和“魚”都給了需要的人。她說:“每個人喜歡的東西不同,每個人用錢的方法也不一樣,有人喜歡買一輛賓士(奔馳的台灣譯名)來開,覺得很拉風。但我會想,錢拿去玩了,就沒有了,很可惜,還不如捐出來。錢要給最需要的人才是有用的。”一向不崇拜偶像的我,被阿桑的義舉深深感動著,我選了一塊特別濃香的漂流木,拿起鑿子照著報紙上她那憨厚的樣子,努力塑出她的靈魂,擺放在書桌上,當成自己的偶像和鏡子。每當我伏案疲憊沒有底氣的時候,只要看看桌上半夜3點起身的阿桑,我便立即鼓足了勇氣,做什麼事情就不覺得累了。


陳樹菊,一個賣菜也能成為影響世界的人。說明只有高尚的人品,沒有高尚的職業。


另一位行善英雄趙文正已經68歲了,他體弱瘦小,肩背微駝,頭皮裸露著,粗糙的臉上綻放出一種令人放心的憨直。家境不優,學歷只有國小畢業的他,平日里在大鎰鐵工廠做半日兼職清掃工,每月薪水12000元,卻只給太太4000元家用,其餘8000元都捐了出去。儘管自身有視力衰退和其他疾患,他仍在繼續著拾荒事業。幾乎所有的時間他都騎著單車沿街走巷撿拾易拉罐、飲料瓶和其他可回收物資,一天下來少則幾十元,多則上百元,他都捐給了慈善機構。他太太說:“老公為了省錢,規定夏天不吹風扇,天黑才開燈,平日里種菜自己吃。一條鋪床草蓆用了30多年還要洗洗再用,一件內衣穿了10年都不捨得丟掉,全天下沒有比他再省的人了。”


當趙文正被選上慈善英雄後,台中市長到趙家看望他時,他說:“我不圖什麼回報,我所幫助的那些可憐孩子得到適當的教育就好。”


35歲那年,他便​​開始看著報紙捐款,並要求自己做善事365天不打烊。即使是除夕夜,全家吃過圍爐,他還是照常出門做回收,不管颱風來臨還是寒流下雨,亦或是半夜床板老骨頭吱吱地響,他硬是撐起瘦弱的身軀堅持下來。有人對他說:“你太笨了,自己的日子都不好過,為什麼要把錢捐給別人呢?”但趙老先生認為,錢應該拿來幫助比自己更需要的人。見到市長他還紅著眼眶說:多年前他在做回收時,有人譏笑他“像狗一樣翻檢垃圾桶”,他難過地眼淚都要掉下來。他忍辱負重,不就是為了貧困的孩子不要像他的童年過得那麼苦?有了這樣的支撐,趙老先生33年拾荒不綴,捐款逾400萬元。除了捐出60萬元給消防局購買警備車外,還認養了13名國內外貧童,一捐就是十年助養費,或永久認養一次20萬元等。他希望在難以預料的未來中,至少保障認養孩子10年的幸福。在這樣持續而熱心的捐助中,他自己一條褲子卻是補了又補,家中破舊的電風扇還是老婆40年前的嫁妝。


趙老先生家裡還有一個“寶貝箱”,裡面裝滿了30年來500多張捐款收據和認養孩子給他的信。信中被資助的孩子說:“由於趙叔叔的幫助才能上學讀書,生活才能維持下去,等我長大了會像趙叔叔一樣幫助別人。”當我含淚看完了這些故事,我想,這30多年沈沉的寶貝箱裡,日積月累的全是他的心血,這心血的背後,要積攢多少成山的廢品,要彎下多少次瘦弱的脊背,要留下多少成噸的汗水啊,那兩隻乾扁的腳板要走過多少街頭巷尾的溝溝坎坎,才能從酸臭的垃圾堆裡換回幾粒黃金麥粒啊!他的大愛,他的慈悲,正如他的大實話:“人生的幸福來自慈悲,有慈悲就有幸福。”


台灣有句口頭禪,是“施比受有福”。台灣熱衷慈善的人遍布各個階層,無論有錢人的大筆捐贈,還是零碎小人物點滴慈善,已儼然成為社會一種做人的基德,為自己生活的社會多做一點好事,成為台灣每個人重新反省自己的重要功課。比如後來來台的老榮民們,很多人不惜捐出自己一生的積蓄,或救助孤兒院,或購買救災物資,或貼補學校開支,或贊助台灣兒童暨家庭扶助基金會。更有人除了生前捐助,死後連自己的“大體”也都捐出來遺愛人間。這些遍存於世的大愛,正是支持社會度過災難和危機的良善力量。


在寶島台灣,浸潤在中國善良傳統文化長大的老一輩,他們大多不是有錢人,更不是豪紳和權貴。他們家裡沒有鑽石鑲玉,牆上也不會有金箔貼面,但他們在那樣嚴肅的年代,繼承了祖輩最優秀的良好傳統,永遠是骨清神正的精神巨人。尤其是在物慾橫流的資本主義社會裡,當金錢代替神明,物質代替精神,愛情親情都比不過鈔票的拜金年代,他們竟能為了他人而散盡千金,不但不受物質環境所影響,還堅持撐著情濃於血的老骨頭,積累著我們中華民​​族最優良的樂善好施的傳統,這是何等的慷慨與大義啊!


趙文正老先生說道:“關心他人使我很寬慰。”


陳樹菊說,她終於想通了,發揮更大的影響力,是她的下一個任務。帶動社會不因善小而不為的風氣,讓更多人願意拿出50、100的小額捐款,幫助有需要的人,讓台灣成為一個人情味濃厚、樂善好施的社會,這將是她的人生新目標。



二〇一二年六月二十五日

 

 

 

一路走來 suyi 部落
http://suyiart.pixnet.net/blog

    推薦美睫創業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